老伯严重感染进ICU 医生不用抗生素就击退超级细

        

        找到病因,医生不用抗生素帮刘老伯击退体内的“超级细菌”,使他顺利出院。
 
  78岁的刘老伯因误吸导致肺部细菌感染,两度被送进ICU,采用“抗生素大包围”战术之后,却依旧高烧不退,陷入“无药可用”的境地。在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郑则广教授团队的指导下,果断停止使用抗生素,运用呼吸康复疗法,终于帮助老人“战胜”体内“超级细菌”,病情迅速好转。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翁淑贤 通讯韩文青
 
  老伯突发中风 肺部严重感染进了ICU
 
  78岁的刘老伯今天7月的一天在家中突然感觉不适,右侧肢体麻痹,意识不清,陷入昏迷状体。家人拨打120将他送入院。在送往医院的途中,老人突然呕吐、呛咳,部分呕吐物吸入气管内。
 
  送至家附近一大型三甲医院后,医生诊断刘老伯为脑出血,急诊行双侧脑室钻孔引流+左颞枕开颅脑内血肿清除+硬膜成形+颅骨修补术。但刘老伯的病情并没有好转,第三天开始发高烧,并且发生肺部细菌感染,随后因重症肺炎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做了气管插管、呼吸机通气等抢救治疗。
 
  此后,医生根据气道分泌物培养结果给予相应的抗生素治疗,但刘老伯的肺炎和发热反复,病情时好时坏。因先后培养出多重耐药的铜绿假单胞菌、肺炎克雷白杆菌和嗜麦芽窄食单胞菌,前后几乎用尽了临床能够找到的抗生素,但刘老伯依然发热,肺部感染仍难以控制。
 
  抗生素“大包围”
 
  仍难抑“超级细菌”
 
  看着刘老伯越来越虚弱,家人十分担心。
 
  “医生跟我说,父亲检测出了铜绿假单胞菌、肺炎克雷白杆菌和嗜麦芽窄食单胞菌,这在ICU里面是致死的超级细菌之一。”老人的女儿、心血管医生刘女士说,由于之前使用了大批量的抗生素,细菌培养发现多重耐药菌,在这种情况下,医生将抗生素升到最高级,希望能抑制住“超级细菌”。
 
  但尽管医生已经采取了“抗生素大包围”战术,四种高级抗生素联用,最后将“王牌”多粘菌素都用上了,依旧压不住“顽强”的细菌。
 
  刘老伯退烧两三天之后又再次高烧,用白蛋白、丙球这些强效的被动免疫制剂,但他还是顶不住反复高烧的折腾,已经昏昏沉沉,眼睛都睁不开了。
 
  真的没有办法了吗?绝望之际,刘女士找到了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郑则广教授。在呼吸康复领域有独到见解的郑教授在了解完刘女士父亲的情况之后表示,如果抗生素都不起任何作用,说明还没有找到病因的根结所在,当务之急就是要找到最根本解决问题的办法。作为医生,刘女士很认同郑教授的理念。8月27日,家人将刘老伯转入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呼吸内科。
 
  找到病因
 
  不用抗生素战胜“超级细菌”
 
  刘老伯被转入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呼吸内科时,体温依旧居高不下。
 
  “郑教授做了一个让我们都意想不到的决定,把所有抗生素都停了。”刘女士说,她自己就是一名医生,她知道在面对疾病的时候,家属最应该做的就是完全信任并积极配合医生。
 
  入院第二天,郑教授给刘老伯做了气管切开术,并叮嘱医生护士要每天坚持给病人做雾化及排痰引流,严密监测病人的情况。
 
  “我们的每一个治疗决策,都是在保证病人安全的前提下进行的,不是我胆大,而是我们相信科学。”郑教授说,病人已经产生了多重耐药菌,继续使用高强度抗生素已经于事无补,必须要从致病菌的源头抓起,“就是要做彻底的排痰引流,保证肺部不再反复感染”。
 
  “通常,我们往往将关注点都放在治疗上,却忽略了康复的重要性。”郑教授特别强调呼吸康复的重要性,结合三十多年的临床经验和研究,他接手的很多病例都证实了呼吸康复治疗在帮助病人抵御疾病时具有事半功倍的效果。
 
  为了帮刘老伯康复,郑教授安排护士每天去病房教他练习“呼吸康复操”,并指导和鼓励他的家人一边照顾老人,一边学习吸痰、学习康复操。刘老伯一天天好转,烧慢慢退了,人也精神了。在这期间,他没服用过一种抗生素,甚至连丙球、白蛋白都没有用到,一周之后便达到了出院标准。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